寶格麗走出新高度

前言

在奢侈品界,已建立長久威望的品牌,往往跳脫以往的專項,投入其他領域,以賺取更大的獲利。不管是金字塔式的由上往下,將品牌打入香水,飾品等入門市場,亦或是平行發展,如珠寶品牌跳入鐘錶等,都已是眾所皆知的陳腔濫調。隨著網路資訊的透明化,消費者已逐漸了解到,挑好商品要挑 “專項品牌”,而非 “奢侈品牌”,一線品牌們近來也如臨大敵,想辦法在競爭激烈的環境之下生存下去。

 

但,是什麼原因,讓寶格麗這種珠寶跨足鐘錶的品牌,能夠殺出重圍,逆勢成長呢?今天黨員 S 就帶大家來聊一聊。

Octo Finissimo

不論任何品牌,從行天宮到外太空,都有自家最具代表性的商品。愛馬仕有柏金包,保時捷有 911,那寶格麗呢?就非 Octo 系列莫屬。首先最讓人驚艷的,便是它超薄的厚度。從 2014 年推出至今,締造了七次最薄世界紀錄,從三針到三問,寶格麗全部一手包辦。

 

雖然聽起來好像很容易,『阿不是把零件弄薄一點少一點就好了?』,但實際上並非如此。要知道,任何東西要追求所謂的極致,都是十分困難的。把錶殼的厚度由 10mm 縮減到 5mm,也許只要花一倍的功夫,但從 5mm 到 3mm,就是十倍甚至超過。尤其是三問,陀飛輪還有萬年曆這三種複雜功能,原本就製作不易,要在厚度上突破極限就得花上更多心思。

但單就機芯上的突破,還不足以讓 Octo Finissimo 成為傳奇。高識別度的外觀也是重點。圓中帶方,方中帶圓的錶圈,打破傳統單一形狀的錶殼。再加上 110 個切削面的細節,從不同的角度,皆可欣賞到細緻的光影變化。除了外觀以外,實用性當然也不馬乎,錶帶的多切面切削,還有由上寬收下窄的設計,戴起來相當貼手不夾手毛。不論是要正裝藏在袖子裡,還是要在日常展現自己與眾不同的品味,Octo Finissimo 一次滿足。

Gerald Genta Mickey Mouse

而寶格麗之所以厲害,當然不只有 Octo Finissimo 而已。在 2000 年併購了 Danieal Roth 和 Gerald Genta 之後,品牌在自製機芯的技術上如虎添翼,將逆跳,三大複雜功能等表現的淋漓盡致,接下來黨員 S 就來分享兩隻厲害的錶款。

 

若要選出 Gerald Genta 最具代表性的設計,說逆跳應該沒有人會反對。但自從 Gefica 雙 logo 雙逆跳的款式停產之後,黨員 S 實在對新的款式沒有感覺。但是就在 2021 Geneva Watch Days,寶格麗將 Gerald Genta 90 年代的經典 Retro Fantasy 系列中的米老鼠,重新復刻,著實令人驚艷。

 

錶盤上最醒目的就是米老鼠的手臂指時了!每到整點時刻,便會進行 210 度的超大範圍逆跳,讓錶主每到 59 分就目不轉睛的盯著錶盤。而位於五點鐘方向的跳時窗,也呼應著分針的逆跳設計,讓錶主能欣賞霎那間的機械動力美學。

Octo Roma Grande Sonnerie

喜歡的原因沒有什麼特別,就是因為他夠複雜!要能將三問,陀飛輪和萬年曆三個功能放在一起的品牌,就已寥寥無幾。更何況大自鳴,陀飛輪,萬年曆及月相,這隻 Octo Roma 真的是製錶的巔峰造極之作,前無古人,後無來者。

 

這邊順便補充兩點。第一,大自鳴功能是什麼?他是複雜功能的頂點。一般三問採用撥側式報時,有推才有聲音,大自鳴不用,每時每刻 (15 分鐘為一刻) 皆會自己報時,讓周圍的朋友都知道你財力雄厚。

 

第二, Octo Roma 大自鳴是採用所謂的西敏寺鐘聲 aka 四槌三問報時。這是什麼意思呢?報時的時候,是由音槌敲擊音簧發出聲響,傳統上的配置為兩個音槌發出高低兩種聲音,低音報時,高低音組合報刻,高音報分。而四槌顧名思義有四個槌子,能發出更為豐富的高低聲音來呈現時刻分。

結語

在現代競爭激烈且行銷手段越來越陰險狡詐的鐘錶世界裡,寶格麗依然抱持著初心,持續的製作好作品。黨員 S 相信公道自在人心,也許現在他還算不上一線的鐘錶品牌,但很快的,他一定會名列前茅。